未成年人罪错行为处置规律研究

作者:宋英辉;苑宁宁; 刊名:中国应用法学 上传者:杨振山

【摘要】对未成年人司法中的核心问题即如何处置未成年人罪错行为,一直以来存在不同声音甚至是截然相反的主张。归根到底,根源于对未成年人司法的特殊性和未成年人罪错行为处置规律缺乏深入的认识。本文从历史发展、科学依据、司法实践三个角度总结与提炼了处置未成年人罪错行为的规律,建议应按照注重保护、强调恢复、积极预防这一具有逻辑递进性的层次,立足我国国情,建立具有中国特色的未成年人罪错行为分级干预制度。

全文阅读

治理未成年人犯罪被公认为世界三大难题之一。自从美国伊利诺伊州1899年颁布《未成年人法院法》、建立世界上第一个未成年人法院后,世界上多数国家都结合本国情况建立了独立的未成年人司法制度,采取了有别于成年人的方式来处理涉及未成年人的案件。建立怎样的制度,各个国家存在着一定差异,有不同的模式。[1]自上世纪80年代中后期起,我国地方开始探索未成年人司法建设,积累了一些符合国情的做法与经验,但同时也遇到一系列问题,特别是困惑与争议。其中,如何处置未成年人罪错行为是焦点问题,实务界和学界都着有不同的认识。一种观点认为对未成年人罪错行为同样应当坚决打击,坚持惩罚和制裁的思路;另一种观点则认为未成年人身心特殊,犯罪原因有别,坚持教育、感化、挽救。一直以来,这种分歧深刻地影响着我国未成年人法律制度的完善,也影响着涉及未成年人的执法和司法活动。时至今日,在全面推进依法治国的进程中,在加快建立公正高效权威的社会主义司法制度过程中,这已经成为一个非常迫切的现实问题。习近平总书记曾多次强 调,完善司法制度、深化司法体制改革,要遵循司法活动的客观规律,不能照搬照抄国外司法制度。m但是,何为未成年人司法规律、具有哪些特殊性,不仅目前国内鲜有阐述,而且域外相关研究也极为匮乏。[3)笔者认为,从我国的法律框架出发,未成年人司法规律是指司法机关适用法律办理涉及未成年人的案件背后固有的客观必然性。除了具有司法规律的一般性之外,未成年人司法规律当然具有特殊性。规律是客观的,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人类能做的不是创造规律,而是发现规律,依照规律办事。如何处置罪错行为的未成年人是未成年人司法最核心的部分,也是未成年人司法发轫的最初形态。研究未成年人司法规律的特殊性,应当抓住这一关键,从历史发展、科学依据、司法实践三个角度总结与提炼处置未成年人罪错行为的规律。一、历史视角:回溯未成年人司法制度发展历程“规律存在于历史发展的过程中。应当从历史发展过程的分析中来发现和证明规律。”[5]探寻未成年人司法规律,亦应如此。少年司法体系起源于美国,后来为世界上多数国家效仿借鉴,并有所发展和演变。因此,研究美国少年司法的发展历史,最具完整性和代表性。根据美国学术界的共识和新近成果,少年司法的发展历 程至少存在六个阶段一是清教徒时期(1646—1824)。在这个时期,普遍认为儿童天生是邪恶的,需要予以严格管控,必要时进行惩罚。在刑法上,承袭了英国的普遍法传统,满7岁的儿童构成犯罪,受到与成年人相同的处遇和刑罚。二是庇护所时期(1824—1899)。工业化、城市化和移民潮使得儿童越轨、贫困以及儿童被忽视的现象愈发突出。基于维护统治需要和国家亲权理念,设立了庇护所、教养学校和探索寄养家庭制度,以保护儿童避免犯罪和进入拘留所、监狱。同时,随着拯救儿童运动的开展,进步人士开始呼吁避免以成年人的方式简单惩罚犯罪的儿童,并推动有些地方做了初步探索。三是少年法院传统模式时期(1899—1960)。未成年时期是身心过渡到成人的一个特殊阶段,在很多方面与成年人存在实质性差异,需要给予特殊管护。儿童出现问题,主要是社会及其成长环境造成的。基于此,秉持国家亲权理念,区别对待身心尚未成熟的儿童,创立福利色彩浓重的少年法院,采用治愈模式,进行个别化干预和改造,而不是翻。四是少年法院正当程序模式时期(1960-1980)。在传统模式诞生之日,其合宪性、过分宽泛的裁量权、缺乏必要的惩罚,就一直饱受垢病。随着实践的发展,传统模式的改造治愈效果受到越来越多的质疑。在20世纪中期美国司法领域“正当程序革命”的影响下,美国联邦最高法院认为少年既没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