橄榄球运动中团队凝聚力影响因素的测量与评价

作者:张倩;周迎春; 刊名:体育研究与教育 上传者:王波

【摘要】采用问卷调查、数理统计等方法,以山东省九支橄榄球队159名橄榄球运动员为调查对象,运用SPSS对数据进行分析,构建并运用结构方程模型探究影响团队凝聚力各因素的内在关系。结果表明:该模型与样本数据具有较好的适配度;团队因素与个人因素两者之间具有较强的相关性,且四因素之间呈正相关均具有统计学意义;各维度下的测试指标具有较高的解释率,并据此提出团队凝聚力的干预措施和培养途径,为培养团队凝聚力提供了切入点和理论基础。

全文阅读

团队凝聚力是团队信念、追求等内容的综合体现,是团队的灵魂和精神支柱。团体成员之间相互吸引,集体成员具有目标共性,从主观认知上产生个人对团队投入,从而产生对集体的归属感,对自我的认同感。有学者认为,团队凝聚力的形成是一个多层次动态的过程。底层凝聚力应以情感互动为基础,在此基础上向统一价值观过渡,最终实现共同奋斗目标的上层凝聚力[1]。橄榄球运动注重集体作战团体配合,要求队员通过相互依赖来取得胜利,彼此依赖程度较高。从整个比赛节奏来看,个人技术的发挥依托于团队的紧密配合。从发球传球到最后的达阵整个过程都需要团队配合,团队凝聚力的重要性在橄榄球运动中得到完美诠释。团队凝聚力与运动成绩两者互相影响。国外学者Martens等人在进行凝聚力与成绩的综述性研究中发现运动项目不同,团队凝聚力与运动成绩之间的相互关系亦不相同。在团体项目中团队凝聚力与运动成绩之间呈正相关,而在一些共同活动要求不高的项目中(如游泳、高尔夫球等)运动成绩与团队凝聚力之间存在负相关关系[2]。国外学者通过团体环境调查问卷(GEQ)研究了运动成绩对橄榄球和游泳队凝聚力的影响[3]。结果表明:GEQ量表中的两个任务维度从赛前到赛后发生显著变化,胜利后橄榄球运动员的平均GI-T、ATG-T得分均有增加。这也验证了关于成绩与团队凝聚力具有相关性的观点。1国内外关于团队凝聚力测量工具的研制1. 1 GEQ团体环境问卷GEQ(Group Environment Questionnaire) 1985年由Carron等人编制[4]。其研究的重点是团体行为的社交领域及任务领域。将凝聚力模型从多个层面进行探讨,并将其归为4个维度即GI-T(群体任务一致性)、ATG-S(群体任务吸引)、GI-S(群体社交一致性)、ATG-S(群体社交吸引)。2004年,我国学者马红宇对其进行了修订,修订后的量表被广泛应用于评价凝聚力与其他变量的关系研究[5]。1. 2 Henry KB团队凝聚力量表Henry KB等人[6]在GEQ团体环境问卷的基础上进行改进。邱书妙等学者在运用这一量表进行球类项目的测试中,又对其量表的称谓进行了适当修正[7]。将团队凝聚力四个维度命名为:人际关系、共同目标、团队认同和紧密合作。采用此量表评价教练员行为与团队凝集力的关系,具有较高的解释力[8]。1. 3我国关于团队凝聚力的研究量表Carron列出了影响凝聚力发展的四个因素。国外学者Eys等人[9]在《体育与运动组织对凝聚力研究的思考》一文中对个人、领导力、环境和群体因素的关联度进行了总结。我国学者周强等人在总结国外研究文献的基础上,尝试构建适合于本土的测量量表,就其关键影响因素进行检验与解说,但没有分维度细化。此后,又有学者就其研究思路进行深入探讨,把凝聚力量表从个体因素、团队因素、领导因素及环境因素四个维度进行细化。有学者将这一模型动用于职业足球团队[10],并提出上述四个因素可以作为培养团队凝聚力的切入点。2研究设计与分析2. 1研究量表的设计本文使用的问卷由两部分组成,队员的基本信息和凝聚力影响因素。队员基本信息主要包括年龄、性别、训练年限、场上位置、运动等级等;凝聚力影响因素从四个维度进行探讨即个人因素、团队因素、领导因素、环境因素。为探究团队凝聚力各维度的相关性,凝聚力各维度评价指标的选取过程应该遵循从理论到实际的逻辑顺序。笔者在研读前人研究成果的基础上,选取适合于本研究的研究项度,就存在的问题向本研究领域相关学者、专家进行咨询;通过对烟台市橄榄球运动队的实际跟队调查,结合橄榄球项目的特点设计题项。前期对烟台市橄榄球队进行预调研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