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易·大畜》考释

作者:孙峻山 刊名:安徽史学 上传者:潘永利

【摘要】《周易·大畜》向来被解为“大为畜聚” ,这是非常浅显的。本文从文字、易象、易理等方面考释论证 ,认为有三层涵义 :一、指大人死后神灵畜居于山中 ;二、记载的是大人前往山中祭祀先王的过程 ;三、指大人必须顺承先王之德、之道 ,自畜人君之德。

全文阅读

《周易大畜》历来各种见解较多,但新说不多,近期陈立柱先生著文,从文字、考古、神道设教等方面加以论证,主先王死后灵魂畜养于山中解,其说颇为新致。如果单从大象“天在山中”静止来看,正可以印证陈氏的新说,但如果从卦象、爻象和义理等方面整体来看,这个见解还不能解释该卦的爻辞、彖辞和小象传。本文在此基础上,试作进一步探讨。一、字证《周易》难治,盖于以简概繁,字辞训义并不拘一,但本义和衍义之间确有一条发展脉络,并非凭空跳脱。以通行本对照帛书本,大畜卦有不少字是不同的,其中有些字反映了《周易大畜》的某些卦辞、爻辞、彖辞、象传的原义,必须予以关注。结合帛书本,《周易大畜》中存在的待训关键字有大、畜、天、巳、遂、根、贞、鞫、、牙、何、瞿等。“大畜”,旧说多为“大为蓄聚”,或为蓄德,或为养贤,或为田蓄,概言之,皆为畜养、积蓄之意。现考“大”,甲骨文、金文中象人形,作肢体舒展状,不同于“人”的劳作曲恭字形,可知上古“大”原指《周易》中之“大人”,也即“王”,“上古人君号为‘大人’,字作‘大’”。帛书“大畜”作“泰蓄”,“泰”,《广雅释诂》:“泰,大也。”同“太”,古“太”、“大”相通。“蓄”,通“畜”。故帛书与通行本在此卦卦名上没有大异。大象曰:“天在山中”。天,根据甲骨文、金文古文献,有三层意义:一、象人正面舒展状,特指“大人”之首,同“大”。这一点没有疑义。二、在“大”意的基础上已经抽象化,强调首领之意、至高无上之意。三、指亡故升天的大人,突出高上虚空之意,渐衍变为后来的形而上的天和天空。以顾立雅之言证之:“天之本谊为大人之象形,即有地位之贵人。其后即以此名祖先大神,……在上之神名之曰天,因是名其所居之地亦曰天。”上古时期,这些“大人”往往兼有巫的身份,被认为能够接通天神,会通天意,承受天命。在周文化中,祖先神居于山中,可以接天,《左传昭公七年》载周景王对卫襄公的吊命赐辞:“叔父陟恪,在我先王之左右,以佐事上帝。”可见,祖先神高高监临于上,是现世“大人”会接天意的通介,故也被视为“天”。山岳崇拜是周人文化的主要特征,这是因为周人认为“祖先死后,其神灵全部都集聚在被称为天室山或天山(大山、太山)的高山嵩岳之上”。这样的山在《山海经》中被称为“冢山”,《山海经》共记载了17个冢山,都属于中山和西山地域。“畜”,《说文》引《淮南子》“玄田为畜”,段玉裁判为会意字。“玄”有幽始接续之意,这从玄的古字形可以看出,因此“畜”的本义指先人所开辟的田地。关于这一点,段玉裁《说文解字注》认为:“玄田,犹田匀田匀原隰也。”“田匀田匀原隰”语出《诗经小雅信南山》,毛序认为《信南山》是讽刺周幽王不能继承成王之业,而兴田治之功。《信南山》整篇都是治田祀祖内容,这里涉及到“畜”的另一个衍伸之义,即“孝畜”之义,《广雅释言》:“孝,畜也。”《礼记祭统》:“祭者,所以追养继孝也。孝者畜也。顺于道不逆于伦,是之谓畜。”这里两者都取顺承之意。孝,《说文》谓“子承老也”,《尚书文候之命》言“追孝于前文人”,《礼记中庸》:“夫孝者,善继人之志”,皆言顺于先王之道、继承先人之志。从《信南山》看,不只言田畜之事,更重要的是继承先王重视田畜的立国之道、答祀先王上佑之灵。周人农业在当时比较发达,杨宽认为:“商朝之所以称呼它为‘周’,因为周族自从后稷以后世代重视农业,农业要比其它部族和方国进步。‘周’字卜辞……像在一大块方整而有边界的农田中农作物很茂盛的样子。‘周’原是一个发达的农业区的美称。”周人是靠农业兴国的,当然非常重视农业生产。“畜”,原义指先人所开垦的田地,后衍为农畜活动,如耕种、畜养家畜。《说文》载《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