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合为世而作——《中国新文论的拓荒与探索——杨晦先生纪念集》读后

作者:方雪松 刊名:北京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 上传者:杨激风

全文阅读

当我收到这本带有着墨香、装帧典雅的《中国新文论的拓荒与探索杨晦先生纪念集》时,心里确实潮涌起激动与尊崇的感情。说实话,虽然我深深景仰杨晦先生,因为他是现代文学史上被鲁迅称赞过的《沉钟》社创始人和组织者之一,在二三十年代写过不少很有锋芒的剧本,还是“五四”运动的亲历者,但作为文艺理论家和教育家的杨晦,我却知之甚少。一方面因为我资质愚钝,识见浅薄;另一方面也因为近五十年来,学界、理论界对杨晦先生宣传太少,以致当年“火烧赵家楼”的英雄、中国新文论的拓荒者和探索者的杨晦,“沉默半生”(胡乔木语)。在这名人满天飞的当下,我实在有些为杨先生感到不平。上面的话,虽然是我那一刻的真实心情,其中也有一点情绪,但我把这本纪念集细细研读几遍之后,心里的那种情绪使被阅读后的一种庆幸和喜悦之情排除了。我首先被本书的策划者、编辑者的苦心孤诣、匠心独运感动了。本书从杨晦先生当年的亲朋、故旧、同事、同行、学生等多个视角,及杨晦作为理论家、教育家、“单个人”等人生层面,以朴实简炼而又饱蘸情感的文字,将杨晦先生特有的思想者的深邃锐利、智者的敏睿鸿博、长者的宽厚仁慈和教育家的诲人不倦等品格,立体化、形象化地凸现在我们面前。比起那种单一的理论全集式,或者一律地描述生前诸般懿行美德式的阅读来,这样的写作兼有理论探讨和描写评介的双重功能,读者可以从中获得更为真实、生动、全面和深刻的关于杨晦先生的印象。这些,我认为是本书的一个特色。杨晦先生作为一个文艺理论家,著作不多。这既有当时的社会原因,也有他健康上的原因,还有一个原因就是杨晦更看重自己作为教育家的教书育人的责任。他甘为披荆斩棘的拓荒者,将自己的学识、人品,作为青年成长登攀的梯子,将收获理论成果的希望,寄托在青年一代的身上。如今,当年那些受业于杨晦的门人弟子,多已成为我国文艺界或教育界建树颇多的专家学者,这个不争的事实,让我们深切地感受到了杨晦先生的那种大家的情怀和境界。文集当中,不少学生对杨晦的学术研究和理论思想,进行了深刻而微的阐发,通过这样的阐发,不仅再现了杨晦的理论视野和理论构架,还突出了杨晦的理论勇气和创新精神。作者持论公允,不为尊者谀,亦不为尊者讳,科学地、实事求是地评价了先生的为人、为学、为文,文风朴实沉稳,深有乃师之风。因而,杨晦尽管著作不多,可这丝毫也不影响他在中国文艺理论、中国古代文论、中国文艺思想史等领域的开拓者的地位。这对我们学习和理解杨晦的理论世界,整体地把握杨晦的学术研究,大有裨益。即此而言,这本纪念集颇有几分像孔子门子辑录的《论语》,由学生对先生的思想阐发弘扬,从而使先生的形象更为丰满,这应该是这本纪念集的另一个特殊的地方。这本纪念集的出版,正是新世纪的开局之年。20世纪末的中国,社会上普遍流行一种浮躁病,这种流行病也同样感染了我们的教育界和学术界。纪念集以较大的篇幅向我们介绍了杨晦先生严谨治教、精审治学的生平事迹,这对当下的中青年来说,是一次感受、学习前辈大家的好机会,对克服当前学界、理论界的浮躁流行病有着很强的现实意义。杨晦任北大中文系主任20年之久,为北大中文系的学风建设可谓殚精竭虑。他任职期间要求本系学生必须文学与语言并重,告诫学生应趁年轻时多读书,读原著,戒浮躁,志当高远,踏踏实实,不要急功近利地匆忙著文立说。杨先生主张夯实基础,拓宽视野,厚积薄发等教育的理念,沉稳、独立、开放的学风,对于今天中文系的师生,尤其是对纠正目前高校中浮躁的学风来说,有着非常的现实意义。当年北大学生对杨晦这一点也很不理解甚至不满,但正因为杨晦先生“顽固不化”地坚持着,才让北大中文系学生得益匪浅,让他们后来能在学术研究中纵横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